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民生热点 >他是我爸爸:超越蓝绿的二代舰共识?

长久以来,民进党经常问选民一个问题:蒋经国的爸爸是蒋介石、马英九的爸爸是马鹤凌、郝龙斌的爸爸是郝柏村、吴志扬的爸爸是吴伯雄、连胜文的爸爸是连战。蔡英文、陈水扁、谢长廷、苏贞昌和游锡堃的爸爸是谁?

他是我爸爸:超越蓝绿的二代舰共识?

有人知道吗?应该没有。就算知道也没有用,因为他们和张三、李四、王五没有两样,都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粟。

这个问题直接点出世袭政治、家族政治的现象,一向很能激发选民不平之鸣,因为这些政治人物是不折不扣的「靠爸族」,而无论怎幺说,靠爸和有正妹帅哥图不贴一样,是现代人最痛恨、最不齿的天条之罪。

残念,绿营可以自恃比国民党更加神圣、在道德高地上站得更高的时代,说不定要到此为止了。即使不论双方在地方政治层级都早已存在家族政治的现象,如今在全国性民代的层次,民进党也行将鸡嘴变鸭嘴,未来的相骂本又少了一本。

前总统陈水扁保外就医后,率先冒出的议题就是陈致中再入党问题,咸信极有可能是为了立委选举考量。同时,游锡堃之子游秉陶、苏贞昌之女苏巧慧,也先后传出有意参选立委消息。如果新闻为真,不要说这个问题问不出口,某些民进党人口中所谓的年轻人接棒传承,更会引来「传承自己家里的年轻人」之讥。再加上谢长廷之子,民进党四大天王只差吕秀莲一人,就可以组成「天王二代舰」了。

每个人都有参政的权利,自不待言,而家族政治也并非是项绝对的罪恶。某方面来说,它和军警家庭容易出军警,教师家庭也製造出许多担任老师的第二代一样,都有耳濡目染的背景。就技艺传承的角度而言,它说不定还具有正面意义。前美国总统甘迺迪,几乎一整个家族都是搞政治的,也是一门忠烈,并未减损甘迺迪的总统名声。更何况,甘迺迪至少还有二战在海军鱼雷艇作战的经历可以说嘴。

多人投身政治路的家族政治和摆明靠着前人余荫就準备割稻尾的「靠爸政治」,也有些许不同。后者在台湾最有的例子,恐怕就是日前在台北市长一役输到脱裤的连胜文。连胜文无论强调自己如何坎坷、如何有心服务众人,仍无法说服选民,除了延续上一代的政治香火,他有着什幺样的参选动机,又作好了什幺样的準备。一路以来悲惨无比的选战,正好印证了他的不足。

打算直攻立委的民进党政治人物第二代,看来也很难说服选民他们和连胜文有什幺差别;特别是陈致中。

有关陈致中,有两件有趣的事:第一,纵然许多人担心阿扁在保外就医后难以忘情政治,将导致民进党内部的紧张,有不少人认为,真正该担心的,是陈致中的政治操作;第二,儘管社会对阿扁的争论还很两极,对陈致中却相当一致,而陈公子到目前为止的生涯高峰,竟是他和邱毅之间「困蛤星」和「畜生」来来去去的「世纪大辩论」。

不要拿召妓的事来取笑他,那并不违法,而且和公共事务没什幺关係,至于道德层面,召妓和有小三哪个比较没道德,留给大家去吵。当我们今天再回顾连胜文的失败同时望着陈致中,我们不妨问,为什幺营救阿扁绝食的是吕秀莲,而非陈致中,陈致中又为救父作了什幺,难道在总统府前静坐的不该是陈水扁之子吗?我们不妨问,为什幺包含陈致中在内,陈家至今还认为民进党欠他们家一个公道,正如同蓝营很多人也认为扁家欠全国国民一个道歉一样。

另一方面,陈致中或许也值得同情。身为名人与豪门之后并非易事,最近英国安德鲁王子捲入与未成年少女发生关係丑闻,更早之前,哈利王子身穿纳粹军装参加派对,被修理得半死,所有事情都被放大检视,以及随时都有狗仔跟拍骚扰的压力,箇中滋味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。如果说狗仔害死了黛安娜王妃,媒体那种极尽侵略和挑衅的对待,对陈幸妤和陈致中也必定造成极大程度的伤害和创伤。

这厢是马政府追杀加上媒体的紧迫盯人,比对公众对马英九和马家人的宽容,种种不公不义,如果是我,说不定也会觉得从政是唯一的复仇之路、唯一可以抢得发言权的选择。

讨论扁家,媒体不公与司法追杀,是必须独立被讨论和正视的另外两个面向。但是就从政这个层面来说,最后终究要轮由民众来反问这个问题:陈致中曾为台湾民主和台湾社会试图作出什幺样的努力?他如何给选民一个除了「我爸爸是陈水扁」之外,值得支持他的理由?其他天王家里的年轻人,也要回答相同的问题。

相关阅读
申博sunbet官网|申博手机版下载|化州简讯网|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