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潮流服饰 >他26岁,弃新加坡籍返台当热血老师

「我想要留下来。」

在离市区车程4个小时的梨山上,海拔2012公尺的全台最高学府-梨山国民中小学,一位替代役男,作出了很不一样的人生选择,他决定在这最偏远的地方,继续留下来担任代理教师。

长年旅居国外的邢禹贤,用着还不是很流利的中文,一字一句地告诉我关于他的故事…

(以下为邢禹贤亲自口述)

从小就举家迁移到新加坡,对台湾完全没有印象

记得在刚念完幼稚园那年,家人为了提供我更好的教育环境,便决定举家迁移到新加坡。

在新加坡的小学里,虽然课业也跟得上学校,和朋友们相处也很融洽,但当时处在格外敏感的年纪,我总是隐约觉得自己并不属于这里。

因为国中老师的一句话,从此决定前往世界各地冒险!

升上国中,渐渐的课业开始遇到压力,当时的我个性有些内向,成绩也不是很好,课业上的挫折,使我在自我肯定上有些许不足。

记得有一次段考,我的化学考了全班倒数,看到惨不忍睹的分数,真的彻底击溃了课业上的信心,正在最沮丧的时候,化学老师便鼓励我:「不要被一个小挫折打败,一次的失败并不能代表整个人生!」

老师一句话,让我的价值观从此改变,放下了考不好的挫折感,取而代之的是勇敢挑战困难的信心,之后化学出乎预料的考了全班第一。

他26岁,弃新加坡籍返台当热血老师

「不要高估自己的尊严,趁着年轻勇敢走出舒适圈试一试,也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,要对自己有信心。」

这段话给了我莫大的勇气,在化学老师的鼓励下,我决定走出舒适圈,踏出人生冒险的旅途。

16岁到美国求学,在志向与兴趣中抉择

在国中毕业、16岁那年,在化学老师的影响与鼓励下,我萌生了对医学的兴趣,因此决定离开新加坡,独自飞往美国,在奥勒冈大学(University of Oregon)开始主修生物及化学等课程。

念了3年之后,除了逐渐发现自己并不擅长数理,也发现了其实自己的兴趣是文学。(从小喜爱阅读,其中最喜欢的是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作品《罪与罚》)

因此不顾父母反对,我毅然决然的转系,双主修比较文学系与俄文系,回归到原本最喜欢的文学。

他26岁,弃新加坡籍返台当热血老师

完成大学学业后,我又马不停蹄地飞往俄罗斯圣彼得堡半工半读一年,比起直接升学研究所,更想花多点时间摸索人生的方向。但这时,我开始面临兵役的问题。

究竟要选择新加坡或是台湾当兵?
我想看看陌生的故乡--台湾!

在当时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回到新加坡当兵,另一个是回到从幼稚园后便完全陌生的台湾。

我问了自己:「我真的是新加坡人吗?」新加坡对我而言,并没有归属感,也许是多年来在新加坡、美国、俄国辗转流动,从来不想待在舒适圈里的我,只想前往挑战没去过的地方。

他26岁,弃新加坡籍返台当热血老师

在俄罗斯半工半读时,为了一睹全世界最大的湖泊──贝加尔湖,也曾经到西伯利亚的荒野中,在零下40度生活一个礼拜。过程中我并不觉得艰困,只一心想着:「如果有人可以在这里住这幺久,为什幺我不行?」

正因为这种好奇与冒险的性格,这时心里有股声音告诉自己:「我想看看我的故乡──台湾!」向来把行动力放在第一线的我,二话不说,拎起包包就往台北出发。

他26岁,弃新加坡籍返台当热血老师

我回到故乡,从头了解台湾文化!

在回到台湾等待兵役的一年期间,闲不下来的我在天母的补习班教国高中英文,并兼职做翻译,业余时间便从头开始了解台湾文化。

但内心蠢蠢欲动的冒险精神并没有在这里停下来,既然当兵时间都要一年,那这一年我希望能到越远的地方越好,因此申请了全台湾海拔最高、路途最偏远的梨山,担任教育替代役。

他26岁,弃新加坡籍返台当热血老师

在挑战与冒险的精神下,爱上了梨山!
却也感受到偏乡与都市的差异…

在2012年,暑假过后炎热的9月,经过漫长的车程终于来到梨山服役。身为大学登山社社员的我,从第一眼就爱上了这里的风景。对我来说,离开城市、亲近大自然,更能探索自我。

梨山距离台中市区搭车要4个小时,在如此偏远的地方,老师们上班休假制度是做10休4。而我也观察到,山上虽然物质并不缺乏,但被分发到当地的老师,几乎都不愿意留下,往往时间一到就申请调回都市。

梨山的学生们每隔一年就必须适应新的老师,而这个阶段的孩子正处于最敏感的年纪,最需要师长的关心,「老师如果没有热忱,很难做出工作範围以外的帮助,对学生的学习会有很大的影响。」

因为当年化学老师一番话,我深知老师的心态会给学生带来多大的影响。

他26岁,弃新加坡籍返台当热血老师

寻找适合孩子们的教学方法,
希望能开拓他们的眼界!

在课余时间,我便会到部落里走动,发现当地的家庭都还是以务农为主,有些小朋友课后必须回家帮忙;有些则是被叮嘱未来要继承家业。孩子们虽然个性乐天开朗,但大多无心于学习,而山上环境也无法提供补习与课后辅导等资源,因此,就算考上城市的高中,也很难适应山下的脚步与课业压力的落差。

为此我使用了不同的教学方法,让这些孩子能更有兴趣于学习。

我发现山上的小孩都很爱唱歌,也唱得很好,所以教他们英文流行歌。而他们也认真练习,每次表现都让大家眼睛为之一亮,在103年度的台中市国中生英文歌唱比赛更得到第一名。

「希望有一天,他们未来也能到世界的各个角落看看。」

如同国中化学老师对我的鼓励,让自己选择前往世界各个角落,看到更大更不同的世界,因此,我也不希望孩子们的未来只侷限在梨山上。

他26岁,弃新加坡籍返台当热血老师

我知道自己还有事情没完成,
决定考取代理教师资格多留一年!

一年的时间过的飞快,转眼间役期就要结束了,远离舒适圈、从不让自己安于稳定的个性,却因为梨山而感到不同,我找到了新加坡没有的归属感。

「我在这里还有事情没有完成。」

看着梨山的孩子们,几乎每个学期都在更换班级导师,而我不愿让自己一年的教学成果,就这样白白浪费掉。

为了留下来,开始寻找各式各样的方法,我发现学校仍有个偏远代理教师计画的缺额,为此準备考试,并考取代理教师的资格。

终于,成绩出炉,顺利留在梨山国中小,继续担任一年的代理教师。

他26岁,弃新加坡籍返台当热血老师

教育是改变世界的力量,实践偏乡教育!

在许多台湾人的价值观中,毕业或退伍后应该在城市找稳定的工作、过舒适的生活。去偏乡去当老师,很难成为大多数人的选项。

但在美国,如果你的孩子到偏远地区去做教育服务,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履历,你会和邻居分享你孩子的成就,并引以为傲。

在美国时我曾参加TFA(Teach for America 为美国而教),这是一个在美国非常风行的社会服务,每年有数千名一流大学学生挤破头,为的就是到贫穷落后地区去从事教育。(编按:台湾也有类似的组织:Teach for Taiwan 为台湾而教)

虽然后来因为没有适合我的教缺而放弃资格,但对偏远地区教育服务的热忱早已深植在心中。

面对未来,有个信念支撑着我:走出舒适圈

一年的代理教师,在今年暑假告一段落,其实我还没想好未来要做哪些事。但面对不确定的未来,我并不感到徬徨,因为在内心深处,有个信念支撑着我:

「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,趁着年轻勇敢走出舒适圈试一试!」

希望大家都能鼓起勇气走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。

他26岁,弃新加坡籍返台当热血老师

当年老师的一句话,改变了邢禹贤的世界。人生,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冒险,走出舒适圈,儘管过程辛苦,但最终,你会找到自己应该去的地方。

让我们来複习一下邢禹贤的老师送给他的话:

「不要高估自己的尊严,趁着年轻勇敢走出舒适圈试一试,也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,要对自己有信心。」

接下来,让我们来看一下他所指导的梨山国中小,参加台中市国中学生英语歌唱比赛的精采表现!

最后,让我们给这位勇敢又有热忱的邢禹贤老师 用力地按个讚吧。
也欢迎分享文章,给亲朋好友补充正面能量喔!

PS. CMoney小编开了一个网誌主题,命名为『我的人生,我的选择』,想採访报导身旁的素人敢勇于不同的故事(不论成功或跌倒,我们都感兴趣)。若您或亲友也有人生的故事愿意与我们大家分享,欢迎来信投稿,或留下联络方式,小编会尽快与您联络:lele@cmoney.com.tw

他26岁,弃新加坡籍返台当热血老师

相关阅读
申博sunbet官网|申博手机版下载|化州简讯网|网站地图